貴仙02.jpg  

 

 

    在口湖下崙地區近年流傳著一則巡邏員警半夜凌晨在田野中撞見鬼的故事,這個事件我們也從多處人的口中聽聞過。

 

    四、五年前的一個夏季,一台警車四名員警,所長帶著三名手下在鄉間巡邏,那一段時期〜電纜線大盜尤其猖獗,三不五時就有電線又被偷剪的案件,尤以夜晚人跡罕至的田間最易得手,於是夜間的巡邏就更加強了鄉間小路這一區段。

 

    巡邏……  

     話說警車在小路上不快不慢的開著開著〜突然之間,開車的員警突然來了個緊急剎車,煞車聲吱吱作響,所長:「衝啥小〜你系勒凍安怎啦!」   「嘸腳!嘸面ㄟ啦!」   所長:「這條路我巡狩了十幾年,從沒看過什麼嘸腳嘸面ㄟ,你系看到什麼啦!」   「在電線桿旁邊啦!在電線桿旁邊啦!」。

 

 

    於是四名員警硬著頭皮慢慢把警車開到電線桿旁邊,四扇門一起打開,人手一把槍,慢慢走向電線桿,大喊「不要動!」,可是這個沒腳沒面的,竟然不理他們,依然蹲在電線桿旁一動也不動,還自言自語。

 

 

 

    台北…… 

    貴仙與馬妞我正在南北熬電話粥,聊著正起勁....貴仙突然說:「等一下再打給妳〜有四個警察荷著槍前後左右頂著我……」

 

 

 

    隔天…… 

    貴仙開著貨車到曬穀場裝水(這裡是我們的加水站,裝有抽水馬達。)正巧昨晚開車的員警也在曬穀場與叔叔聊天,他雖做著警察的工作,卻也兼做批發蒜頭買賣的副業,這下他正好來到叔叔的家載已議價好的蒜頭。

 

     叔叔見貴仙過來〜就對著員警說:「你認清楚是不是這一個?你再認仔細一點!」員警說:「不太像耶??那個是長頭髮,這個沒看到頭髮。」 於是貴仙就將頭巾拆下,盤在頭頂的長髮放下。

    「是不是這一個」  「是啦!是啦!就是他啦!」  貴仙說:「我就一直告訴你我住在這裡,你就偏偏不相信,說你巡邏十幾年從沒看過我……」  (其實是貴仙北上工作十年,後進的員警才沒看過貴仙。)

 

 

 

    挑蒜頭…… 

    一天,我們將8.7噸的大貨車開到離家不遠的快速道路橋下,蒜頭就要種了,在這種地方挑蒜種最適合不過了,將尾門升降放下成平台,這就是現成的工作桌,天然的遮陰處〜涼爽的風〜,還有路過的路人或熟人過來聊天。

 

    恰巧開警車的員警也經過此處,於是就特意停下車來跟我們聊天,事經三、四年,彼此都認識了,於是就問他,聽說你被我嚇得半死,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名員警就道出那一年〜那一晚〜所經歷的事....「話說警車在小路上不快不慢的開著開著〜突然之間……我看到電線桿旁有一個穿著白色衣服、沒腳、沒臉、長長頭髮的鬼…我嚇到緊急踩了剎車…車子還差點衝進水稻田

 

    三更半夜看到這種不被嚇到才是奇怪,我整整嚇了好幾天……,直到今天想到那一天晚上,我的心裡還是感覺毛毛的……。

 

  

    整個事件是…… 

    那一晚快十二點,我到住家附近的水稻田灌水,由於離家近又三更半夜,索性就懶的穿外褲,只穿著一件白色內衣及內褲,騎著腳踏車來到田裏,開了水後,就蹲在位於產業道路旁的水源頭旁的電線桿旁,撥上電話與身在台北的馬妞聊天,聊著..聊著..感覺遠處有霓虹燈閃爍,過一會就聽到緊急煞車聲,將頭探出..原來是警車,就不予理會,蹲著繼續講我們的電話,警車緩慢地開靠近電線桿,下來了四名荷槍的警員,前後左右將我包圍住  「你是誰?在這裡做什麼?偷剪電線的厚

    還是不理他們,心想我在灌水又沒幹什麼違法的事…,於是就站起來走動邊講電話,員警們用槍抵著我邊跟著移動,還是一直問:「你是誰?在這裡做什麼?偷剪電線的厚」重複問了好幾次。

    我只好最後丟下一句:「等一下再打給妳..」,然後開始跟警察回答,我是誰…我的祖宗三代是誰..我老爸是誰…我叔叔是誰…我住在哪裡…我水稻田在灌水啦!

    「身分證拿出來!」 心想..挖裏勒〜農夫三更半夜下田工作還要帶身分證…,他們還是不相信,我就回答:「我的電線都被偷剪光了,你們不去抓小偷,還來盤查我這個〝咁苦ㄟ做田人〞〜」

 

    至於員警會看到沒腳的,是因為水稻已長到高過路面,蹲著的腳就埋在水稻內;沒看到臉是因為,灌完水就要睡覺了,所以沒將長髮綁起,任由它披頭散髮遮住了臉……。

    

    員警說:「以後不要這樣子出門啦〜真的會嚇死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貴仙 的頭像
王貴仙

清茂農場 -- 自然農法

王貴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