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春華與金火的人生歲月.jpg  

                                                                                                              圖/文  張良一

   

    上週,張照堂老師寄了三件1972年他在雲林口湖鄉湖口村拍的孩童作品給我看,老師說,不曉得他們現在怎麼樣?

    當年的孩童現在也50多歲了,他們現在會不會就是當地某些養殖業者,賺得盆滿鉢滿,住別莊,開保時捷?會不會像貴仙師父的小學同窗,全身刺龍刺鳳,奔走鄉里間『喬事』?會不會像我這般,少年離鄉,在城市求學,做工,終而釘根,為著全家老小的吃穿終日奔波呢?


    我打開張老師的照片,向廟口的歐吉桑們打聽,眾人七嘴八舌,說是某某某,正要往他家過去,突然有人說,『伊今年才39歲!』,憑著一張42年前的孩童照片找人實在不易,更何況口湖人口嚴重外流。

   
『是金火啦!即條路直直行,左手爿上尾仔彼口灶!』(這條路直直走,左手邊最後那間),巷子內一位坐在家門口乘涼的歐吉桑對我說。 隔壁一位阿嬤也好奇的走過來,『hēⁿ--nà!是金火無m̄著!』(對啦!是金火沒錯!)

   
『金火啊!金火!恁ㄟ朋友來chhē(找)你喔!』 裡頭的男子應了一聲。好一陣子過去不見人影,仿佛1972年那位少年,正緩緩的穿越漆黑一片的屋子,來到2014年。他的身體瘦小,穿著一件過大尺寸、附近宮廟送的藍色polo衫,臉色蒼白,與此地在烈日下討生活,滿臉皺紋、皮膚黑的發亮的中年男人完全不一樣。 我注意到他的右手臂截肢了。

   
『是我!』我給他看42年前,張老師拍的照片,他沒有太大的反應。

   
他叫吳春華,大家都叫他金火,屬虎,今年52 歲,張老師拍他時才10歲,小學沒畢業就北上做工。15歲那年,在北縣樹林一家塑膠工廠工作,右手掌不慎被機器壓碎,未獲賠償。他說老闆姓賴,他永遠記得,言語中充滿怨恨。

   
因為身體受傷又不識字,後來返鄉,與隔壁庄頭女子結婚,無子,以拾荒維生。 2003年底,蘋果日報暖流版曾報導他的故事,蘋果慈善基金會也為他募款紓困。隔了幾年妻子因重度智障和癲癇,被送去安養院,他現在患有糖尿病,不再拾荒,靠著低收入戶補助金和殘障津貼,每月約8000元津貼度日。

   
『你倒底是欲創啥?問問遐呢濟問題,又欲閣kah我翕相,恁是m̄是欲提我ㄟ資料去公所騙錢?』(你倒底要幹什麼?問那麼多問題,又拍照,你是不是要拿我的資料去公所騙錢?),金火看到我拿出相機,立刻翻臉! 『當年幫你翕相ㄟ張老師真關心恁ㄟ狀況,我想欲幫你翕一張相予老師看。』我向他解釋,給他名片,他才寬心。多年前有人拿他的資料去騙錢,他對陌生人防衛心很強。

   
金火訴說著對生活現況的怨懟, 我時而看見與1972年相似的神情,時而看見對生人的戒心。我仿佛搭著時光機器,穿梭在1972年的少年吳春華與2014年的中年金火,驚訝這兩端的強大反差。

   
張老師說,1972年他拍少年吳春華時,他憂鬱的看著同伴在街上跳繩戲樂。當年的口湖比現在的風頭水尾更加的風頭水尾,1972年的少年吳春華是否已經意識到,不得不輟學離鄉?是否料想到,北上之後一連串的人生境遇?2014年的中年金火,自我放逐,他接下來的人生呢?

    全站熱搜

    王貴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