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周刊.jpg  

                                採訪/吳寶春、高靜玉  攝影/蔡世豪 

              旱地理的神奇彩色米

    個性開朗健談的仙仔在家鄉雲林口湖,本本分分的守著父親留下、其實土壤並不肥沃的三公頃農地輪作著五穀雜糧與大蒜,致力自然農法已經九年。他周歲時因高燒造成小兒麻痺,從小到大都被欺負,卻沒有因此影響他喜歡探究事情本源,以及喜歡反其道而行的性格,在農校就讀時就獲得雲林縣的十大傑出農民,目前在虎科大生物科技系攻讀碩士,還領獎學金。

 

    我跟仙仔(王貴仙)同年,兩人都是農家子弟,一見如故,話匣子一開,從路邊的鬼針草、釣青蛙到如何鬆土…,根本沒完沒了。

 

    有心就能做到最好

  「我的東西其實沒有特別好(補充說明:指作物品種),只是我會在現有條件下照顧得很好。」仙仔說。

 

    我懂他這句話,我也常跟大家說,我做麵包跟其他人做的並沒有不一樣,只是讓每個麵包品質都一樣而已。但如何讓品質都一樣,關鍵就在於經驗與用心。

 

    仙仔致力回歸自然的路走得艱辛,村裡只有他堅持自然農法,鄰居噴灑農藥時,飛沫會汙染他的作物,只要驗出微量元素,他便全數報廢,連當作飼料都不肯,到現在他的每項產品都會逐批送檢且公開標識,又因家鄉土地近海,每年冬天吹起季風,海風強勁,連人都站不住,何況稻作。剛開始前三年,他苦到採集路邊的咸豐草跟川七果腹,加上堅持不施藥,所以稻米收成有一半讓雀鳥吃得精光,如此一年又一年,終於受到大眾的肯定,且走出一條路來。

 

    仙仔的米很酷,有許多他的個人想法在裏頭,他種的是曾經物銷到日本的「台南十一號」,灌溉時加入乳酸菌跟米酒當養分,雜草是踩進土裡不是拔除,收成後脫殼的白米,硬是比一般白米多了些顏色,淡淡的綠、淡淡的黃,甚至夾雜著赭紅跟黑色的米,許多醫師與營養師會定期購買。

 

    「米的營養都在米心外,我的白米會保留最後一層麩皮,也不會去掉胚芽,加上其實一般稻田內都會夾雜一些台灣原生米種,我沒有刻意去除,收成後經過日曬才包裝,特色就是花花的,取名如仙米。」仙仔笑著說。過去因為颱風、冬季季風與鳥害,一年只有一獲,今年颱風季節延後,他的米終於可以二獲。「九年來第一次。」他開朗的笑著。

   

    我跟仙仔一起在田裡割稻時,發現田裡還殘留前陣子颱風的積水,小魚跟螺都在腳邊活動,「閘門那邊還會有吳郭魚跟蝦子,想吃河鮮時我就會去撈。」仙仔把現在難得一見的場景說的好自然,這點也讓我省思,小時候屏東家鄉的種的田,也是這樣的景況,但對現代人卻很驚奇。

 

    懷念的花生豬腳湯

    他又邀我一起去拔花生,這可是我最愛的一份工作。小時候為了賺零用錢,花生收成時都會去鄰居田裡幫忙,大人會講朱元璋的故事給我們聽,扭下的花生放進斗裡秤重,一斗兩元。記得十歲那年過年,媽媽燉了花生豬腳湯,那是生平第一次吃到豬腳,我永遠忘不了那滾燙白湯入口的香甜,以及蘸上醬油配著白飯吃的軟Q豬腳有多麼美味,自此花生豬腳對我來說,也成了人間美味的代名詞。

 

    拔累了,就和仙仔一起坐在田埂上休息,吃著鬆軟的鮮蒸花生配新鮮大蒜相視而笑,這種農忙後的快樂心情,會讓我更想珍惜這些不與天爭的農民,並且和他們一起為土地貢獻心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王貴仙 的頭像
王貴仙

清茂農場 -- 自然農法

王貴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